从 MacCoin 看通证经济的价值模型

8 月 6 日,麦当劳发行了一个 MacCoin,其实这个 Coin 只是个实体的纪念币,跟数字货币、区块链没有半点关系,但由于是限量发行 620 万枚,而且这个名字容易引人联想,所以在币圈也引发了关注。很多朋友到餐厅打算兑换,却发现已经没有了,我也是其中一员,悻悻而归之余,突发奇想,在朋友圈搞了个行为艺术,这个行为艺术分为三步实施:

1.在各种群里面讨论 MacCoin,并指出,历史上,麦当劳的纪念品通常都会产生收藏溢价

2.发一条朋友圈,表示愿意以 0.3 ETH 购入 MacCoin

3.成交后发布交易成功的消息

然后奇异的事情发生了:先是有人提出愿意以 0.35 ETH 收购我还没拿到手的 MacCoin,然后几个小时之后,闲鱼上转让价格发生暴涨,一枚 MacCoin 被标到 800 元,也就是大概相当于 0.3 ETH 的法币价格。当然,在当晚大家都意识到这是个行为艺术之后,各平台的报价慢慢的又回归到大概 150 元的价格范围了,但即便是这个价格,也远远超过了 MacCoin 的本身价值:一个巨无霸汉堡。

这个行为艺术做完之后,有人说你这交易搞的真亏本,用 0.3 ETH 换了个巨无霸,实在不值得。但其实这个实验给我们带来的思考却远远大于这 0.3 ETH 的本身。

现在很多区块链项目,在创意阶段就忙着发币、上交易所,理由是只有上到交易所才能真正发现项目的价值,同时投资人也希望通过交易所来实现价值变现,这样的认知到底对不对?

一串由巨无霸引发的思考……

如果我们把这次 MacCoin 的行为艺术看作是一个交易确定价值的过程,那么显然一个 MacCoin 无论如何也不值 0.3 ETH 的,但因为有了交易,所以大家会将这个交易价格看作是一个公允价,但这个所谓的公允价是否公允?是否能体现合理价值,这是要打一个问号的。

极少量的交易不能说明问题,也不能作为公允价值,这是在交易所时代大家通常会犯下的认知错误,也是很多所谓市值管理的猫腻所在。如果把交易所看作是现实中的股票交易所,那么我们放眼看去,任何一个数字货币的交易量都不足够用来确定价值。数字货币本身的市场总值在今天不过 2500 亿美元左右,如果平均分配,每个数字货币的总市值仅1亿美元上下,而如果按 80/20 理论去看,排名靠后的数字货币可能市值更是可怜。

在这样一个市值基础上,任何少量的交易都会引发价格波动,这种波动是远远不能贴合其价值的。更何况有很多市值管理甚至交易所本身在中间作梗,用虚假的交易去拉动价格,这样就更没有什么参考价值了。这与大家传统概念中的股票交易所是完全不同的,不要认为其长得像股票交易所,它就是股票交易所了,其背后因为市值、交易量的量级上的差异是巨大的,更不要提监管、信息透明上的巨大不同。

如何确立自商业的真正价值?

我们认为,与传统的公司 IPO 过程一样,在 IPO 之前,应该充分的验证其商业模型和 Token 体系的设计,并在一个可控范围内进行试运行,在试运行的过程中让各方达成价值共识。

如果政策允许,我们将一个还在早期的公司股票进行公开发行,可能结果跟今天数字货币上了交易所之后会发生的事情一样——破发。破发在价值无法得到共识的前提下,是一个必然结果,而为什么今天上市的企业很少破发?因为在 IPO 之前,就在发行环节通过券商、企业、机构之间的博弈订立了一个公允价格,也就是这个股票的发行价。而数字货币的“上市”却有意无意的忽略了这个过程,从而带来了极大的问题和麻烦。

在通证经济时代,我们必须要同样有一个定义公允价值的过程和方法。好在,在区块链的世界,这个过程变得更加高效和容易量化了,在区块链提供的共识基础之上,传统上市过程中的桌面下交易会趋近于减少,而我们也可以通过 Token 架构的设计、竞价方式的创新让各方高效的得到共识,在这个共识基础之上的公开交易,才是有价值保证的。

最后还是要说回 MacCoin

MacCoin 之所以会被溢价交易,还有一些原因:

1.提供了刚性兑付保证:至少可以换一个巨无霸吃掉

2.麦当劳的品牌背书

3.历史上麦当劳纪念品的收藏价值

现在的数字货币,恐怕这些保证和价值背书都没有,又如何让别人相信你的价值是真实存在进而被投资者看多的呢?交易所不行,任何币改之类的变相定价和背书恐怕也不行。区块链是价值工具,不是价值本身,垃圾上了链还是垃圾,通证经济的挑战是找到那些适合上链的优质项目并加以有效规划和实施,做好这件事,可能比炒币难得多。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区块链创新投资社区 » 从 MacCoin 看通证经济的价值模型
分享到: 更多 (0)

不做区块链时代的旁观者-区块链创新投资社区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